主页 > 传播理论 >

李普曼理论在新媒介环境下的变化

2013-07-09 09:5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李普曼理论在新媒介环境下的变化
朱艳霄
(广西艺术学院,广西壮族自治区 南宁 530022)
摘要:沃尔特·李普曼是美国最富盛名的专栏作家、记者、政治评论家,同时,他也是传播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学者。他提出了两个十分著名的概念——“刻板成见”和“拟态环境”。此外,他还指出“舆论无法与公众利益一致”这一舆论观。随着科技的发展,当代社会正逐步被新媒体和计算机所塑造,需要从新的视角对理论进行解释、研究。本文的研究目的是探究李普曼理论和观点在新的媒介环境之下是成立的,有没有新的变化。
关键词:刻板成见 拟态环境 舆论 新媒介
一、“刻板成见”在新媒介环境下的积极影响力
一个人看见乡村美好的日落,“然而两天之后,在他试图回味日前的所见时,能够回想起来的大概只是某间会客厅里的某幅风景画。”这是因为他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对风景画有了深刻的记忆,而看到的落日风景却很短暂。以此为例,李普曼认为,刻板成见(Stereotyping)就是人们对特定事物,尤其是对特定社会群体所持有的某种类型化、固定化、简单化的观念,它通常表现为情感性的好恶评判。客观来说,刻板成见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消极的一面表现为:人们总是在有限材料的基础上做出带有普遍性的结论。社会生活中的消极刻板很普遍,人们通常对某些社会群体持有特定的看法:恶毒后妈、无奸不商、富二代等等。它们在父母对我们的教育中、在学校的学习中,或是某些宣传内容中潜移默化地塑造我们的认知。熟悉传播学的人在看到刻板成见一词时,首先联想到的都是有关于偏见、认知失和等词汇,这本身就是一种消极表现。而其积极的一面却很少听人提及,而且关于刻板成见的积极性,我们不得不先探究一下刻板成见形成的过程。李普曼对人认识事物的过程做了如下描述:“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是先看见东西,后下定义,而是先下定义,后看东西”,“对于外界的混乱嘈杂,我们总会先套用我们已有的文化框架进行解读,我们倾向于用我们已有的文化形式来感受外面的世界。”刻板成见的形成主要“是由于在社会生活中,没有人有时间和精力去对每个群体中的每一成员都进行深入的了解,而只能与其中的部分成员交往,因此,只能由部分推知全部,用所接触到的部分,去推知这个群体的全部。可是,定型化一经形成,就很难打破,并且会对人的认知过程产生很大的影响。”从上述形成过程中,我们可以推知:“刻板成见”的形成是人们认知发展的结果,而认知的形成能够影响群体成员的态度形成。
1997年,美国的经济学者迈克尔·戈德海伯就指出:信息社会中的稀缺资源并不是信息,而是人们的注意力。而注意力,从心理学上讲,就是指人们关注某一主题、事件或行为的持久程度。注意力有易从众的特点,受众之间可以相互影响,从这一特点我们结合“刻板成见”的积极意义来理解,得出“刻板成见”的积极性可以塑造受众的注意力,在新媒介环境下产生经济利益。
二、“拟态环境”理论在新媒介环境下的变迁
拟态环境(Pseudo-Environment)认为,媒介现实并非是现实环境的“镜子”式再现,而是传播媒介通过象征性事件或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在《公共舆论》中它是这样表述:所谓“脑海图景”是人们在媒介所制造的“拟态环境”基础上,对媒介信息进行认知、选择和加工而形成的主观现实。如果说媒介在再现客观现实中所建构的是媒介现实的话,那么脑海图景所反映的则是主观现实。日本学者藤竹晓提出的“拟态环境的环境化”问题,指出现实中人们的行为由于受到大众媒介的影响,使得现实环境越来越有了拟态环境的特点,人们很难在现实和虚拟中做出明确的区分。而在新媒介环境下,交互性是新媒体传播的核心特点。这就形成了两种趋势:第一,伴随着传输成本低廉而来的是日均信息接触量的大增,大众在海量信息中更难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信息,关键信息容易被忽略,也更难分清真实与非真实;第二,自媒体时代更多的信息由个人采集生产,内容极大丰富,媒介话语权开始分散到非主流媒体,大众不再盲目听信一家之言而是理性地看待事件发展。
现代社会,无论是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都得到极大的丰富和发展。普通大众的受教育程度比之几十年前也有大幅提高。随着人们理性的增长和信息量的加大,对于民主和自由的理解也更深刻。媒介控制话语权也不再是隐匿的,而广为人知。大众越来越能深刻认识到公众话语权利的缺失。人们现在所认为的理性的、自我真实意志的判断到底是真还是假呢?我认为,虽然现代社会的民主开放程度在不断发展,出现的新型媒介和传播工具仍然优先属于以往掌握大量财富资源的人。他们凭借着多年的经营把新生传播渠道也掌握在手中。
与旧媒介相比,互动性是新媒介的突出特点。许多学者给予厚望,认为它能够带来公平、正义和监督,是未来公共领域发展的雏形。但是,我们所接触的事件信息,并不能排除它们是经过筛选呈现到我们眼前的,也不能排除它们身后是不是有无形的手在推动。因此在新媒介背景下,拟态环境不单单是指媒介所营造的虚假的环境,它还包括在新媒介下的互动讨论(公民或是受到群体压力、或是受到自身内心的偏见形成沉默的螺旋)所营造的虚拟的舆论环境。媒介拟态环境与舆论拟态环境不是静止的,而是在每个发展阶段都有互动,共同构成新媒介环境下的拟态环境。
三、新媒介下公共舆论的形成模式
李普曼舆论观的形成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是不可分割的。传统大众传播媒介的传播以单向传播为主,反馈极为弱化;传播范围非常广泛,且把受众看作是规模化、同质化和匿名的个人。大众传播研究学者认为大众是易操纵的,它的这些特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运用中尤为显著。李普曼把舆论的形成和大众传媒联系在一起,揭示了舆论的形成和作用机制与大众传播的联系。他吸收了拉斯韦尔的怀疑主义态度,结合自己作为记者时的经验,认为由于“拟态环境”和“刻板成见”的存在,普通民众没有能力搞明白周围的世界,也不能理性地决定自己的行动,无法独立形成舆论。李普曼的舆论思想把社会公众看作是难以把握事实真相、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的。所以他把普通民众看成是既不了解情况,又无理智的“局外人”,而把那些受过特殊的训练,能够通过专门的“情报机构”得到准确的情报,做出明智判断的少数人称为“局内人”。这些“局内人”往往与政府有关联。于是,舆论往往由政府控制。
而在新的媒介环境下,情况有所不同。以网络为主的新媒体空间迅速扩大并日渐成熟。美国《时代》周刊曾在2006年将年度人物授予互联网的使用者,认为“个人”正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以BBS、Blog、SNS社区、微博、wiki等网络技术为载体的公众讨论引发了一个又一个的网络热议。网民已从最初的懵懂变成今日的敢于针砭时弊、理性议政,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现代社会公民不再是完全被动的接受信息,而是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李普曼的舆论观同他的拟态环境理论和刻板成见理论互有融合。
虽然舆论主体在新旧媒介中始终是大众,但是新旧媒介环境下大众的地位却不同。旧媒介环境下的大众是被动的,公众与媒体的关系是单向的;新媒介环境下的大众是主动的,公众与媒体的关系是双向互动的,公众也掌握了小部分话语权。
在哲学层面上来说,个人如果想要获得自由和民主,只有假设每个个体间获得的财富和资源几乎没有差距,知识储备和理性认知都属于高等级,这样高程度的公共舆论和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存在,而绝对的真正的舆论是不存在的。我们把希望寄托在数字化和信息化的发展进程中,这是可以理解的。在信息化初级阶段,我们所感知到的公共舆论已经出现了这一势头。这归结于网络中话语权利的再赋权。所以,我们可以对民主舆论持乐观的态度。
李普曼的刻板成见、拟态环境、舆论观相辅相成,构成了关于如何认识社会、形成态度、发展舆论的整体。无论是在新媒介环境下,还是就媒介环境下都有其独特的解读。正如马克思所揭示的人永远不可能超越历史传统与现实所赋予他的物质生产条件及其文化与观念一样,李普曼提出的传播学观点睿智,深刻,但结合我们时代的新特点辨证地看待它,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参考文献
[1]李普曼《公共舆论》[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2]希思(Heath. C.),希思(Heath. D.)著;雷静译《黏住:为什么我们记住了这些,忘掉了那些?》[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1。
[3]刘海龙《大众传播理论:范式与流派》[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2-1。
[4]沃尔特·李普曼.《舆论学》[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
李普曼理论在新媒介环境下的变化
朱艳霄
(广西艺术学院,广西壮族自治区 南宁 530022)
摘要:沃尔特·李普曼是美国最富盛名的专栏作家、记者、政治评论家,同时,他也是传播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学者。他提出了两个十分著名的概念——“刻板成见”和“拟态环境”。此外,他还指出“舆论无法与公众利益一致”这一舆论观。随着科技的发展,当代社会正逐步被新媒体和计算机所塑造,需要从新的视角对理论进行解释、研究。本文的研究目的是探究李普曼理论和观点在新的媒介环境之下是成立的,有没有新的变化。
关键词:刻板成见 拟态环境 舆论 新媒介
一、“刻板成见”在新媒介环境下的积极影响力
一个人看见乡村美好的日落,“然而两天之后,在他试图回味日前的所见时,能够回想起来的大概只是某间会客厅里的某幅风景画。”这是因为他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对风景画有了深刻的记忆,而看到的落日风景却很短暂。以此为例,李普曼认为,刻板成见(Stereotyping)就是人们对特定事物,尤其是对特定社会群体所持有的某种类型化、固定化、简单化的观念,它通常表现为情感性的好恶评判。客观来说,刻板成见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消极的一面表现为:人们总是在有限材料的基础上做出带有普遍性的结论。社会生活中的消极刻板很普遍,人们通常对某些社会群体持有特定的看法:恶毒后妈、无奸不商、富二代等等。它们在父母对我们的教育中、在学校的学习中,或是某些宣传内容中潜移默化地塑造我们的认知。熟悉传播学的人在看到刻板成见一词时,首先联想到的都是有关于偏见、认知失和等词汇,这本身就是一种消极表现。而其积极的一面却很少听人提及,而且关于刻板成见的积极性,我们不得不先探究一下刻板成见形成的过程。李普曼对人认识事物的过程做了如下描述:“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是先看见东西,后下定义,而是先下定义,后看东西”,“对于外界的混乱嘈杂,我们总会先套用我们已有的文化框架进行解读,我们倾向于用我们已有的文化形式来感受外面的世界。”刻板成见的形成主要“是由于在社会生活中,没有人有时间和精力去对每个群体中的每一成员都进行深入的了解,而只能与其中的部分成员交往,因此,只能由部分推知全部,用所接触到的部分,去推知这个群体的全部。可是,定型化一经形成,就很难打破,并且会对人的认知过程产生很大的影响。”从上述形成过程中,我们可以推知:“刻板成见”的形成是人们认知发展的结果,而认知的形成能够影响群体成员的态度形成。
1997年,美国的经济学者迈克尔·戈德海伯就指出:信息社会中的稀缺资源并不是信息,而是人们的注意力。而注意力,从心理学上讲,就是指人们关注某一主题、事件或行为的持久程度。注意力有易从众的特点,受众之间可以相互影响,从这一特点我们结合“刻板成见”的积极意义来理解,得出“刻板成见”的积极性可以塑造受众的注意力,在新媒介环境下产生经济利益。
二、“拟态环境”理论在新媒介环境下的变迁
拟态环境(Pseudo-Environment)认为,媒介现实并非是现实环境的“镜子”式再现,而是传播媒介通过象征性事件或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在《公共舆论》中它是这样表述:所谓“脑海图景”是人们在媒介所制造的“拟态环境”基础上,对媒介信息进行认知、选择和加工而形成的主观现实。如果说媒介在再现客观现实中所建构的是媒介现实的话,那么脑海图景所反映的则是主观现实。日本学者藤竹晓提出的“拟态环境的环境化”问题,指出现实中人们的行为由于受到大众媒介的影响,使得现实环境越来越有了拟态环境的特点,人们很难在现实和虚拟中做出明确的区分。而在新媒介环境下,交互性是新媒体传播的核心特点。这就形成了两种趋势:第一,伴随着传输成本低廉而来的是日均信息接触量的大增,大众在海量信息中更难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信息,关键信息容易被忽略,也更难分清真实与非真实;第二,自媒体时代更多的信息由个人采集生产,内容极大丰富,媒介话语权开始分散到非主流媒体,大众不再盲目听信一家之言而是理性地看待事件发展。
现代社会,无论是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都得到极大的丰富和发展。普通大众的受教育程度比之几十年前也有大幅提高。随着人们理性的增长和信息量的加大,对于民主和自由的理解也更深刻。媒介控制话语权也不再是隐匿的,而广为人知。大众越来越能深刻认识到公众话语权利的缺失。人们现在所认为的理性的、自我真实意志的判断到底是真还是假呢?我认为,虽然现代社会的民主开放程度在不断发展,出现的新型媒介和传播工具仍然优先属于以往掌握大量财富资源的人。他们凭借着多年的经营把新生传播渠道也掌握在手中。
与旧媒介相比,互动性是新媒介的突出特点。许多学者给予厚望,认为它能够带来公平、正义和监督,是未来公共领域发展的雏形。但是,我们所接触的事件信息,并不能排除它们是经过筛选呈现到我们眼前的,也不能排除它们身后是不是有无形的手在推动。因此在新媒介背景下,拟态环境不单单是指媒介所营造的虚假的环境,它还包括在新媒介下的互动讨论(公民或是受到群体压力、或是受到自身内心的偏见形成沉默的螺旋)所营造的虚拟的舆论环境。媒介拟态环境与舆论拟态环境不是静止的,而是在每个发展阶段都有互动,共同构成新媒介环境下的拟态环境。
三、新媒介下公共舆论的形成模式
李普曼舆论观的形成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是不可分割的。传统大众传播媒介的传播以单向传播为主,反馈极为弱化;传播范围非常广泛,且把受众看作是规模化、同质化和匿名的个人。大众传播研究学者认为大众是易操纵的,它的这些特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运用中尤为显著。李普曼把舆论的形成和大众传媒联系在一起,揭示了舆论的形成和作用机制与大众传播的联系。他吸收了拉斯韦尔的怀疑主义态度,结合自己作为记者时的经验,认为由于“拟态环境”和“刻板成见”的存在,普通民众没有能力搞明白周围的世界,也不能理性地决定自己的行动,无法独立形成舆论。李普曼的舆论思想把社会公众看作是难以把握事实真相、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的。所以他把普通民众看成是既不了解情况,又无理智的“局外人”,而把那些受过特殊的训练,能够通过专门的“情报机构”得到准确的情报,做出明智判断的少数人称为“局内人”。这些“局内人”往往与政府有关联。于是,舆论往往由政府控制。
而在新的媒介环境下,情况有所不同。以网络为主的新媒体空间迅速扩大并日渐成熟。美国《时代》周刊曾在2006年将年度人物授予互联网的使用者,认为“个人”正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以BBS、Blog、SNS社区、微博、wiki等网络技术为载体的公众讨论引发了一个又一个的网络热议。网民已从最初的懵懂变成今日的敢于针砭时弊、理性议政,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现代社会公民不再是完全被动的接受信息,而是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李普曼的舆论观同他的拟态环境理论和刻板成见理论互有融合。
虽然舆论主体在新旧媒介中始终是大众,但是新旧媒介环境下大众的地位却不同。旧媒介环境下的大众是被动的,公众与媒体的关系是单向的;新媒介环境下的大众是主动的,公众与媒体的关系是双向互动的,公众也掌握了小部分话语权。
在哲学层面上来说,个人如果想要获得自由和民主,只有假设每个个体间获得的财富和资源几乎没有差距,知识储备和理性认知都属于高等级,这样高程度的公共舆论和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存在,而绝对的真正的舆论是不存在的。我们把希望寄托在数字化和信息化的发展进程中,这是可以理解的。在信息化初级阶段,我们所感知到的公共舆论已经出现了这一势头。这归结于网络中话语权利的再赋权。所以,我们可以对民主舆论持乐观的态度。
李普曼的刻板成见、拟态环境、舆论观相辅相成,构成了关于如何认识社会、形成态度、发展舆论的整体。无论是在新媒介环境下,还是就媒介环境下都有其独特的解读。正如马克思所揭示的人永远不可能超越历史传统与现实所赋予他的物质生产条件及其文化与观念一样,李普曼提出的传播学观点睿智,深刻,但结合我们时代的新特点辨证地看待它,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参考文献
[1]李普曼《公共舆论》[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2]希思(Heath. C.),希思(Heath. D.)著;雷静译《黏住:为什么我们记住了这些,忘掉了那些?》[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1。
[3]刘海龙《大众传播理论:范式与流派》[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2-1。
[4]沃尔特·李普曼.《舆论学》[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

 

 

责任编辑:admin

资讯标签:

分享到